上海登机箱批发分享组

超震惊!55岁的寻仙爱情!

楼主:新寻仙 时间:2018-07-03 22:59:04


漫屏的祝福喇叭令扶苏微微手抖,年逾天命之后,便很少这般激动了。禁不住想起那句“十八新娘八十郎,一树梨花压海棠”,脸上更是灼得厉害。


——写在前面


扶苏原本的ID单单一个“夫”字,是为数不多的寻仙“老”玩家,许多80、90后仙友总要尊称一声“夫叔”,索性商城拖来一张“改名卡”,改头换面曰“扶苏”。


提前离岗在家寻仙数载,漫漫仙途占据了扶苏大部分半退休时光,装备属性总能走在最前端,金币、仙玉的储存量稳居服务器的排行榜前列,也不是没有女仙友抛出橄榄枝,在一同打过副本、加为好友、连上麦、视频之后相约京城广场,扶苏总是忍不住,非要把自己的年岁如实相告,在听到如父般的年龄值后,吓跑的仙女已经可以组建足球队了,长此以往,扶苏渐渐成了单身狗行列的领导者……


伊始

桃夭与扶苏初遇时,还只是个懵懂的小驭剑,在门派广场背了赤阳剑外形的100级法宝横冲直撞,长久的单身生涯令扶苏性格愈发乖戾,不屑地教育小驭剑“还没满级就把法宝幻化成赤阳剑,可见完全没有升级的雄心壮志!”

哪知小驭剑竟受不得这般斥责,此后日日醉心于桃花林里打怪升级,再次相见,两人已是平级,惹得扶苏动手查看她的“个人信息”,这一看,又忍不住嗤笑出来,一套沧海装备并未洗齐点满,连符纸都只是“力量+17”的多闻天王咒。


[桃夭]向您发起决斗。

接受。


“大摄魂”刚脱手竟被闪开,碎金、破军、结脉、散射,一气呵成,扶苏自觉脸上挂不住,却见小驭剑扬长而去。


桃夭日渐成为门派的活跃分子,很快洗齐点满沧海套装,佩戴了恶妖王戒指,强好了傲天荡魔武器,偶尔开起队伍在门派和联盟频道召唤小伙伴打副本,扶苏看她装备尚可手法也说得过,耐了性子申请加入队伍,懒散散摇个旗子、解下状态也是乐在其中。


结缘

故事发生在一个普通的周六清晨,大部分通宵党刚刚睡下,而大部分上班族还未苏醒,觉少浅眠的扶苏早早开了电脑,拥了暖腰的靠枕窝在软沙发里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鼠标,门派频道提示“同门的[桃夭]在东海被[恶棍]打翻了”


闲来无事,索性英雄救美——一键换装切至防装属性,飞女儿国官船传送至东海附近,一到战场周遭却傻了眼,桃夭竟以一挡三与敌对三人缠斗在一起,首攻控火法师[恶棍],金霞丹诀瞬移至近身,结脉散射送走;切换灰心装备,锁定藏在后方的奶妈破空-剑气疾影-结脉-散射,只见符咒师的头顶“呔,玲珑塔”还未召唤完毕就掉落了坐骑,剩下一名金刚居然立时调转方向落荒而逃。


扶苏倒吸一口凉气,这杀神般的姿态,一点都不像妹子——又一个“人妖”!

“哟,老头,来帮忙的?”扶苏惯来使用清风道骨的干瘦老头形象,被她如此称呼也是自然。

“我……”扶苏有些哑然,自己好像什么忙都没有帮上“看你挺厉害的。”

“刚刚被控火偷袭,一时没能开出无敌,刷了门派屏。”她似在解释,又似最普通的陈述。


扶苏本就大把的挂机闲暇时间,便也乐得与这“人妖”结对,奔走于青龙影到苍驼寨再到山海县的非安全区地带,或开红突袭好战敌对,或全力守护联盟小号,一个是岿然不动的全防装奶妈,一个是鲜衣怒马的会心装驭剑,两者的配搭成了战斗联盟最默契的组合。


熟识

扶苏邀请桃夭上YY时全无私心,一心认准桃夭是个纯爷们,可听到耳机里传来的声音,软糯中带着清丽,咬字独特却又吐字清晰,沉沦,只在一刹间:我想要这个妹子。


水到渠成,默契的两人不需要太多甜言蜜语,京城广场组好队伍的时候,扶苏发觉自己一点也不想“招供”真实年龄,桃夭却说“开下视频吧”。

是一张秀气的鹅蛋脸,与清丽软糯的声音配得恰到好处,扶苏看到桃夭的时候,感觉她与自己想象中样貌的并无半点差异,手心里微微的汗,源于年龄差。


“你多大了?”桃夭终于问出了扶苏最怕的问题。

“你猜。”扶苏感到自己的心跳紧急加速,企图用打太极的方式逃避。

“三十几?”

“哈哈,我这张脸,二十岁长这样,别人都说我老相;三十岁长这样,四十岁长这样,五十几岁也长这样!”扶苏没有正面回答。

[桃夭]请求与您结为情侣,是否同意?

同意。


[桃夭]请求与您结为未婚夫妻,是否同意?

同意。


[桃夭]请求与您结为夫妻,是否同意?

同意。


跑马灯刚过,祝福的喇叭便追随而来,竟不乏那些保护过的联盟小号,一个个鲜少接触却熟悉常见的名字。豪华婚礼的场景不断涌入前来贺礼的好友,就连敌对仙友也纷纷赶来凑热闹。


“这许久了,还不知娘子芳龄。”

“啊……二十岁呀,我还以为你见见样子就行,还这么较真!”


漫屏的祝福喇叭令扶苏微微手抖,年逾天命之后,便很少这般激动了。两个人三十多岁的年龄差,使得扶苏禁不住想起那句“十八新娘八十郎,一树梨花压海棠”,脸上更是灼得厉害。


风波

婚后的日子照旧,可扶苏却感觉与之前大不相同了。

偶有撒狗粮的情侣路过身旁也不再得觉碍眼,因为自己头上顶着桃夭的ID——桃夭的相公;

各种频道里或恶意或俏皮的“老头儿”称谓也无需唏嘘,有能耐你到我这年纪也结段忘年恋;

野外碰到敌对也不用着急飞回门派,因为身边常伴彪悍却俏丽的身影,神挡杀神,毫不留情。

逃之夭夭,无意间在扶苏的生命里盛开了一树繁花,扶苏逝去的青春也随着复苏而来。

直到。


独居的扶苏,迎来小孙孙一家的探望,听到脆生生的“爷爷”,扶苏条件反射地怜爱答道“诶!”可离开电脑前瞥见YY的自由麦模式,心,莫名的慌了。


长久以来,扶苏并不晓得桃夭有没有自别人口中听说自己的年龄,即将退休的他头一次为自己的年龄感到懊恼,他宽慰自己并没有刻意欺骗桃夭,可还是止不住的自责与愧疚,像被人脱光了衣服推到大街上,身上的每一寸皱纹被一一指着耻笑老态,而这个推自己出去的人,是扶苏自己。


心慌意乱窝回沙发,桃夭还在,轻描淡写地问道“刚刚是你孙子?”

“是。”扶苏无法否认,也不想否认,这段情缘是否就此终结,已经全权交到了桃夭手中。

“我还以为你三十多呢!”桃夭嗔怪道,未见喜怒。


扶苏已经无法作答,两人的点点滴滴浮上心头,刚刚还一起去万仙台卡了废弃地图,桃夭兴致勃勃一通截图,说要发到兴趣部落炫耀一番美景,如今却不知途归何处,是分道扬镳还是各怀芥蒂地走下去,扶苏心里的酸涩好似传到了嘴里,连同蜕化的味觉也一并唤醒了,难受得紧。


“臭老头儿!”

“是。”

“赶紧进组啊,组你半天了!”


YY那头的声音依旧清丽软糯,可扶苏的酸涩已经蔓延上来,多少年呢,遍布细纹的眼角上次如此酸涩还是十多年前了,扶苏记不起来。都说老年人健忘,不服老不行啊……


别离

风波淡去,日子依旧,可桃夭却因学业繁忙,渐渐脱离了寻仙,扶苏又恢复了形单影只了老模样,只不过头顶的称号“桃夭的相公”不曾变更。

廖一梅说:每个人都很孤独。在我们的一生中,遇到爱,遇到性,都不稀罕,稀罕的是遇到了解。扶苏已经跨过大半生的旅途,对于这句话尤为赞同,虽是游戏结识且结缘尚短,可他觉得往日的琴瑟和鸣最是惬意,回首漫漫仙路,也只有与桃夭一起的日子乐似忘忧。


许多爱玩闹的仙友跑来问他,你家桃夭呢,是不是不要你啦!他每每用一句“老来多忘事”回应,后来索性把个性签名改成“桃夭:老来多忘事”,还是有人拿许久不曾露面的桃夭打趣他,总喜欢看扶苏装模作样地说一句“老来多忘事”。


后续

2018年初,太冷了,北方许久不曾这般干凉至刺骨了,扶苏终究抵不过双膝和腰椎的爆痛,移居当地疗养院,自此一病不起,寻仙账号也是交托了其他仙友,虽然偶有在野外出现,却再也不见最初的飒爽与乖戾,唯一不变的是“桃夭的相公”和“桃夭:老来多忘事”。

我认识桃夭的时候,扶苏已经成为了联盟的传说,总有人提及当初那段忘年恋,令敌对闻风丧胆的奶剑组合。

“这个臭老头,我得空上游戏了,却再难见他”,一如传言中清丽软糯的声音带了娇嗔跟我抱怨。

“扶苏很是倾慕于你,他在个人说明最下角留了这样一句:你离开后,我瞒着所有人想你好久好久。看得我是吃足了狗粮呢!”我不禁带了些许妒忌,不知妒忌她得到扶苏的青睐,还是妒忌她得到那般守候。

“那他又总说‘老来多往事’,还写在签名上给我看,分明是说年龄大忘了我!不知我有多伤心,我可是十分想念于他,也十分依赖他”,清丽的嗓音中带了委屈。

“傻姑娘,他想说的可不是忘了你,老来多忘事的后半句你可知?”是了,我妒忌她的是,身在福中而不自知,亦无须知。

“是什么?”她果然带了天真。


“老来多忘事,唯不忘相思。”


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
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